双减下的住家教师月薪超三万 被包装成“新家政

时间:2021-11-02 09:39

  曾经门庭若市的培训机构,人去楼空,教培工作者进入人才市场期待转型和工作机会,而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同样迷茫。

  “不补课,我孩子一定会落在别的孩子后面。”在这样的需求下,“住家教师”这个并不冷门的职业悄然兴起,游走在政策边缘灰色地带,甚至被包装成为“新家政”。

  在“新家政”的背后,是月薪2-5万的高工资,不仅让曾经的教培一线员工看到了再就业的希望,就对清北的高材生来说,也充满诱惑。

  虽然,“住家教师”目前看上去仍处于监管难、处理难的困境,但高额支出后能否带来相应的回报,同样也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  今年9月6日,教育部办公厅就发布了《关于坚决查处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问题的通知》,其中明确禁止违反培训主体有关规定,证照不全的机构或个人,以咨询、文化传播、“家政服务”、“住家教师”、“众筹私教”等名义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。

  几年前,“家教O2O”曾经以燎原之势攻占市场。家长通过APP就能找到所在城市的家教,既省了找中介的信息差成本,还减少了千里迢迢赶着去上课的时间成本,最重要的是,平台上教师的教学资质、教学情况评价一览无余,怎么看都是门“好生意”。数据显示,从2013年到2016年,有两千多家公司涌入家教O2O市场。

  但平台低估了家长的决心和耐心。家长的终极目标是效果,而不是价钱或者是距离的远近,只要能找到适合的老师,什么样的代价都值得,而这些,恰恰是家教O2O实现不了的。到最后,家教O2O也没能培育出有竞争力的巨头,资本遇冷后绝大多数企业迅速陨落,一度销声匿迹。

  一位从业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住家教师这个职业,目前最大的障碍还是政策,政策明令禁止,被包装在家政服务中,其实很容易被发现最终取缔。其次一名成为住家教师的年轻人,职业规划也会出现问题,做住家教师的职业经历几乎无法与任何工作对接成为经验。

  不少年轻人期望通过住家教师“跃升层级”,不少住家教师的隐性宣传中提到,豪车、别墅、上流生活,但实际上,住家教师通过工作“跃升层级”的可能性非常低,周旸看到过不少豪门的住家教师,从面相和谈吐上看上去,他们并没有因为工作而“跃升层级”,但工资可能会比自己要高。